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楼诚深夜60分】梦回枕上

写在前面:

    昨天 @拾叁公子 说他背了我的锅,我表示委屈,今天早上刚睡醒又猝不及防地读了一篇行刑者,整个人心里嘴里都塞满了玻璃渣子,欲哭无泪。感觉发糖已经不能拯救我破碎的灵魂了。

【关键词】:明家香    圈一下主页君 @楼诚深夜60分 

正文:

黑龙会这几天很不安宁,帮会大佬龙十三几日之间憔悴了十数岁。要说在这日本人实际掌控,华洋共居的上海滩地面儿上,还有谁能奈何得了这位呼风唤雨的日本黑帮掌门,恐怕也只有那几路的“神仙”了。

回想起近日来帮会全方位受到的压力,这位黑帮大佬再一次悔恨地一巴掌拍上了大腿,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说起令这位龙头自责不已的事情,当要追溯到五日之前,明楼长官回沪当日。

宪兵队接到情报,火速出击截获了上海中共地下党的抗日分子们转运的一批军用物资,负责押运物资的人们也是嚣张至极,叫嚣着上面绝对饶不了他们。打开押着封条的货箱,士兵们傻了眼,说好的枪支弹药医用药物被服军装一股脑的变成了香烟红酒丝袜香皂……领头的军曹恨不得当场切腹自杀以谢天皇,报告呈递到日本军部尚未出半日,特高课课长藤田芳正就被请到了军部“喝茶”。

经过事后调查,七十六号的特工们恪尽职守,最终揪出了真正幕后走私的黑手,原来竟是日本驻上海的黑帮组织—黑龙会在倒卖这些紧俏商品,为了逃脱关税,才铤而走险,不想竟被宪兵队查抄……

“好故事好设计,不愧是明长官的私人助理,阿诚兄弟!”坐在宽阔的客厅,梁仲春掏出了公文包里一枚薄薄的信封,略带不舍地递给了面前穿着靛蓝风衣的年轻男子。修长的手指熟练地翻开信封,抽出一张写着数字的支票。明诚心满意足地喝着咖啡,又窝回到了梁公馆柔软宽大的沙发中。

“黑龙会也不是好惹的,这两天你自己多注意着点吧。”他脑中回响着大哥临行前的嘱咐,还是正了正脸色,提醒得意忘形的梁仲春把尾巴收好。

“那是那是,下次一定不会再如此麻烦阿诚兄弟啦!”眯在一起的眼睛里闪出点点精光,‘再麻烦你我也花不起这个钱了’梁仲春内心如此想着。

  可纵使你再聪明,手下若养了一群蠢猪,栽跟头也只是迟早的事。

 

 办公室里,明长官正靠在沙发上打着瞌睡,桌子前坐着一丝不苟签着文书的明秘书。

嘭!嘭!哗啦啦啦!好巧不巧的,明长官办公室窗户的玻璃,在这个要紧的关头,就这么被人砸碎了。而且……好巧不巧的,碎片飞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蹦到了明秘书好看的手指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立刻就流了出来,正滴在他想要签署的海关货物通行证上。

“阿诚!”明长官显然被玻璃破碎的声音惊醒了,更显然的,他看见了明秘书手上长而深的伤口。

肇事者很快被捕了,原来是走私船押私货的七十六号走狗不知怎么把消息透了出去,传到了黑龙会分堂口的道馆馆主耳朵里,既然事情已经定性,翻盘已然无望,为了“以示报复”他们本来打算悄悄砸碎明秘书的办公室玻璃,再寄个子弹,威胁信什么的,反正正如外界谣传,他不过是明家的一个仆人,不过是主子身边的一条狗而已。就算新政府责难起来,道个歉说声误会,也是可以轻易解决的吧。

可以轻易解决的……吗?

“我不管这是不是误会,十三先生,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会追究到底,为了新政府和日本帝国的关系着想,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当然知道您对此并不知情,但请恕我直言,纵使您再聪明果断,手下若养了一群蠢猪,栽跟头也只是迟早的事。”挂断电话,明楼拎起来衣架上的大衣,轻声对刚包扎好手指的明诚说到:“走,我们回家。”

接连五天,黑龙会各个道馆都遭到了来历不明的人前来“踢馆”。进出口的货船也频频遭到扣押,搜查,不停地检验。平日里对问题文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海关总署此刻对黑龙会所有通行证都进行了严格的检查,许多通关文书都被盖上了红色的印章,上面写着四个方方正正的大字—“不予通关”。

接连几天,明楼一直没有睡好。办公室事件虽然已经完满解决了,而且事后证明也只是黑龙会幼稚的挑衅,涉事者也以袭击新政府要员为由被扔进了七十六号,随后便处以了死刑。可留明楼在心中的阴影还是很难消散,若是敌人真的想要刺杀他们,他和阿诚,当日可能便会命丧黄泉,为家国牺牲是他的愿望,可若他们二人被生死分开,无论离去的是谁,都是对方不能接受的后果吧。

 

 

望着明楼眼下越来越严重的黑眼圈和脸上越来越憔悴的神色,明诚也急的六神无主,只得一遍又一遍说着收效甚微的安慰的话。

“大姐受明堂哥的托付,去明家香香水厂检查去了,阿香也跟着一起伺候去了,还有明台,也被大姐拉着去玩了。”明诚手里调弄着什么类似于中药的物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明楼说着话。

“嗯……”回应阿诚的是明楼无精打采的声音。

风靡欧洲的Zippo打火机嗒的一声燃起一缕火焰,浅淡的香气随后缓缓传来。明楼微微打起精神,“在烧什么?”

“香料。”明诚收好打火机,拉上了明楼卧室的窗帘,“古书里的方子,说是安眠的,大哥睡吧。”【注】略微收拾一下,他便关了灯,准备离开。

“站住。”黑暗里传来明楼的声音,带着沙哑和疲倦,“留下来。”

清一色的命令句,没有给人选择和拒绝的余地。

“好的,大哥。”

 

 

这一夜明楼睡得很沉,温软的香气飘散在夜晚湿润的空气中,勾勒出一个他梦寐以求的幻境。没有战火,没有伪装,他和阿诚,可以生活在阳光之下的幻境。湖畔旁,树林边,他和阿诚,可以安享宁谧的幻境。

借着一点从窗帘里渗漏的月光,阿诚看见明楼的嘴角爬上一缕微笑,不同于在外面与虎豹豺豸斡旋时带着假面的笑容,这个微笑如此纯净,安宁,像极了此刻包围着他们的香气。

 

【注】:阿诚燃的其实是江南李主帐中香,香方如下:
  [药物] 沉香一两(锉如炷大),苏合香油(以不津瓷器藏)。
  [制备] 上以香投油,封浸百日。
  [用法] 爇之。入蔷薇水更佳。

 写在后面:慢热气死人啊,本来想试试煮肉来吃的,但是就是……下不去手怎么办……

下一篇……我争取下一篇试试!先看看什么关键词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