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春神的吻

关键词【打哈欠】 @楼诚深夜60分 

    “阿诚……阿诚!别怕,大哥救你……!”

    “大哥求你活下去,你跟大哥拉勾,一定要活下去!”

    “别哭……别哭。活下去……活下去大哥就原谅你!”

    “住手……不要碰他……住手!”

带着冰冷潮湿的汗意睁开双眼,明楼望见的只有包裹他的,无边的黑暗。

摸了摸手边,被子还带着暖和的温度,他无力地把脸埋进近在咫尺的枕头里,用力嗅着刚刚离去的身边的人熟悉的味道。

   “大哥……你醒啦……我看你一直说梦话,就去厨房给你熬了点安神汤……”

    那双修长美丽的手还好好的长在他的身上,被暖黄色的灯光镀上一层麦金色,既柔和又是那么令人心安。

    明楼借过汤碗撂在床头柜上,反而伸手牢牢抓住明诚的手指,还好,是暖和的,柔软的。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个平日里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明副主任,此刻在阿诚面前流露出的无措,活像一个刚刚找回丢失的珍宝的孩子。

长长的打了个哈欠,阿诚又缩回了尚带着余温的被窝。

“再睡会儿吧,大哥。”

 

接连几日,新政府办公厅的秘书们都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低气压。尤其是经济司上上下下,更是加着十万分的小心,生怕一个疏忽,惹怒办公室里的两位明先生。得罪了文昌公和财神爷,就算日本人让他们不死啦死啦的,这两位明先生,也足够让他们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滩一夜之间变得毫无立足之地。

明楼感到越来越疲惫易怒。阿诚眼下的乌青也越发明显。

“这样下去不行。”明诚终于在喝下双倍咖啡还连连打了四五个哈欠之后决定立刻给苏医生打个电话。就算是给明楼开上几针镇静剂,他也不能再看着明楼每夜不是失眠,就是被噩梦到醒了。

 

“刚给他打完镇静剂,相信他应该能稍微睡上一会儿了。”苏医生拉上病床的围帘,神色凝重不减半分。“你也知道,你大姐刚刚过世,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再加上,最近你们工作压力又大,我看他这是出现了一些精神问题了。”

阿诚的手紧握着衣袖袖口的布料,每次大哥在噩梦中呼喊的都是他的名字,他又怎么不知道,大哥这是在担心他,担心他也会跟着牺牲。

他们之间,只剩彼此了。

“我知道您在北平的时候曾经帮助过有着相同经历的同志。”明诚握紧的拳头发着抖,眼睛里却分明写着不可动摇的坚持,“帮帮他吧,用什么方法都好。”

 

明楼是被什么东西拱醒的,小小的一团试图挤进他的怀里,忍受着外界明亮的光,他困难地睁开了眼睛。

在他胸膛上肆意踩踏的小家伙没有一点儿肇事者的自觉,反而用极其无辜的眼神凝望着他,似是撒娇,又似是道歉地开了尊口。

喵—。

望着四周熟悉的环境,他努力的回忆自己此刻到底深处何方,直到熟悉的面孔来到他的身前,他才想起这原来是自己长期任教的学校—巴黎大学。

他坐起了身,茫然地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学生。

“老师,快一点哟,离您的讲座只有10分钟了!”

有着美丽的蓝色眼睛的女学生微笑着向他打了招呼。而他自己,还沉浸在不知所措的震惊之中。

他怎么会在巴黎大学?

炮火,战乱,灯红酒绿的上海滩,枪声凌乱的火车站,倒在血泊里的人,玻璃瓶里美丽修长的手指……

一切的景象像是不真实的梦境,明楼用力捏着眉心,他发现自己没办法把一切串联在一起,这令他有了他本不应该有的,一丝慌乱。

身边的小家伙爬上了他的双腿,精准的踩着某个部位,两只前爪勾住了他手工定做的昂贵衬衫,试图爬上他的肩膀。

“走一步看一步吧……”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明楼抱起即将毁掉自己衬衫的小猫,缓步走向了公共教室。

 

事实证明明教授在经济学的造诣上还是十分惊人的,在完全没有备稿的情况下侃侃而谈,面对学生的提问也应对自如。

如果有什么事还稍微牵动了他一点情绪的话,那就是他刚刚收养的猫,在听到他讲课时,安安静静坐在了头排的听众席上,时而垂头凝思,时而又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认真地盯着他看。

有意思。明长官默默摘下了眼睛,抱起听累了正在打哈欠的猫。

 

都说春天是猫发情烦躁的季节,可明楼的猫却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暴躁和狂乱。它只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明楼身边,仿佛是在陪伴这位年轻有为的教授。在明楼偶尔加班批论文的晚上,他也会沾着墨水在没批过的论文上印上一些小小的梅花印记。而后毛茸茸的身子便躺在明楼面前的稿纸上,不肯让明楼再看一个字。

 

“小坏蛋,我还没给你起名字呢。”索性停下手头的工作,明楼抚上猫咪特意暴露出的肚子,柔软温暖的皮毛有着很好的手感,猫咪眯起眼睛,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呼噜声。

“就叫小诚吧。”明楼再次揉了揉猫肉肉的肚皮,嘴角泛起一点点温柔的微笑。有了名字的猫咪慵懒地爬起了神,踩着轻快地步子顺着他的双手爬上了明楼的肩膀,带刺的小舌头出人意料地舔了舔明楼的鼻尖,刺刺的,带着痒。

 

夜渐渐深了下去,明楼抱起哈欠连天的猫走向卧室。猫乖顺地窝在他的怀中,一人一猫就这样依偎着进入睡梦。

 

“大哥,醒醒,我们该会回家啦。”

“来,阿诚,再给我喵一声。”

 

 

 【写在后面】:发了刀之后收到了同志们的爱……再不发糖我就成了无产阶级的对立面啦! @拾叁公子  @峄阳雨清 

 喵化来啊来啊!~

 


评论 ( 23 )
热度 ( 11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