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楼诚深夜60分】关山路尽

关键词:【先生】 @楼诚深夜60分 送给 @拾叁公子 和 @峄阳雨清 窝爱你们~


01

阿诚觉得自己死定了。

半小时前,桂姨扔下一篮脏衣服出门了。瘦小的孩子蹲在院子里,泡的发白的细瘦手指浸在冷冽的井水里,卖力地搓着一件旗袍。

这件旗袍是桂姨最喜欢的一件—刘先生当年买给她的那一件。她并不经常穿出这件衣服,而是常常握着它发疯似的大哭,脸上的脂粉蹭在柔软的蚕丝锦缎上,留下一道道干涸的污渍。

嘶啦——

年深日久的料子再也经受不起折磨,用最惨烈也是最直接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阿诚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撕坏旗袍,脑海里仅剩的理智告诉他:自己今天死定了。

门口传来了声响,带着对生的最后一点点希望,他踉跄着跑进房间,缩在墙角抱住了自己的头,就这样等待着所谓的“母亲”将要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拳脚和棍棒。

门口轻微的响动变得剧烈起来,叩门声也变成了撬门声。

恐惧像是冰冷的水,淹没了阿诚的头顶。

他一直紧闭着双眼,试图阻止即将流出的眼泪,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他,他越是哭的伤心难过,“母亲”对他的毒打便会越凶残——带着他难以理解的快意。

直到那一双温暖的手抚上他的发顶,直到那个坚定不移的声音告诉他,他得救了。

“阿诚,我保证,你的苦难到今天为止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明楼的弟弟。”

“别哭了,小明先生。”

他活了下来。

02

阿诚觉得自己完蛋了。

十五分钟前,学校里的教员把他的考卷递到他的手里,上面惨不忍睹的分数下是数不清的红色叉子。

他很珍惜读书的机会,每天都会写很多笔记,尝试做很多练习,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可一切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记得上一次考试结束后,他的成绩也是差得离谱。

望着明楼紧握他卷子的双手和紧皱的眉头,他低着头绞着衣角。

“大少爷……我……我只要在您身边当个下人就知足了……我……念不好书……”

本以为如此识时务的请求明楼会像往常一样答应他,却不想那一日明楼第一次对他动了肝火。

大哥一定对他失望透顶了。

他会不会觉得,下人就是下人,不但脑子笨,命也是一样的贱。

把卷子交给明楼,他就一直紧紧地握着双手。他很害怕,害怕明楼觉得他连做个下人的能力都不够,害怕明楼把他赶出明家。

直到那个低沉的声音打破他的紧张,直到他看到那双温和的眼神里写满了安慰。

“比上次有进步,你只是开蒙太晚,大哥以后会好好教你,你聪明又肯努力,不打紧的。”

“好了,阿诚先生,来给我说说这道题你是怎么想的。”

他用力点了点头。

03

阿诚觉得自己真的死定了。

七分钟前,他从日本领事馆里捡走了明台的手表,却不曾想南田洋子将他小心翼翼取走证物的愚蠢样子全部看在了眼里。

这个错误是致命的,不仅自己在南田的面前完全暴露,也连累了明楼惹上许多嫌疑。

“是我犯下的错,我拿命扳回来!”阿诚红了眼眶,语气却是无比的决绝和坚持。

“你有几条命?”明楼的声音里透着怒气。“是要扳回来,但是要看拿谁的命扳回来。”

虽然中途执行者换成了明台带领的小组,但计划依旧还算顺利,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伴随着子弹穿过肩膀疼痛,阿诚知道任务已经接近尾声了,将南田引去了梧桐路,他躺在黎叔一组驾驶的救护车里,注射了双倍计量的吗啡。

耳边恍惚着听到一句模糊的鼓励。

“阿诚先生,眼镜蛇叫你一定要撑住!”

狩猎成功,一石二鸟的计策扳回了他之前发下的过错,也清楚了日本人手里的中共转变者。

从中枪开始,他就一直紧咬着牙关,为了让面部肌肉看起来自然一点,他甚至强忍着疼痛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直到那双温暖的手递给他一杯微凉的酒液,直到听到那一如既往严谨的声线透出一缕轻松和调侃。

“刚受了伤,敢喝吗?”

“事成了,应该庆祝一下。”

他举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04

阿诚觉得自己终于看见了黎明。

一分钟前,日本仁裕天皇的投降录音通过广播传到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位抗日者都沐浴在了无尽的雀跃和欣喜之中。

他们第一次提前从新政府大楼里开车回家。随着日本的战败,侵略者扶持的伪政权也随之灰飞烟灭。但善后工作使明楼和明诚不得不继续以新政府要员的身份继续活动,直至上海的经济完全恢复,伪政府的余毒全部清除干净。

明楼授命到南京国民政府交接上海经济军事情报,临行前,他嘱托阿诚留在上海继续监控伪政府一些潜伏特务的动态,并且严加防范。

乘坐军用专列的人一向少之又少,站台上没什么人,阳光却很好。

“你也不是第一次独立担纲了,大哥很放心。”

明楼把手里的皮箱放在脚边,本想像从前交代任务那样摸摸阿诚的发顶,却不想对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纤细瘦弱的少年了。

抬起的手最终落到了阿诚的肩上,明楼轻轻拍了拍,随后笑了笑。

暖橙色的夕阳把两人渡上了一圈金边,美得像枫丹白露里收藏的莫奈的油画。

趁着明楼的手还没有收回,阿诚顺势向前迈了一小步,给了明楼一个拥抱。

“大哥,保重。”

“好,回去吧。”明楼提起箱子,准备走进车厢。

他迈了两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头看了看依旧守在原地的阿诚。

“等我从南京回来,我们便回法国去吧。”

“好的,先生。”

阿诚挥了挥手,目送着火车渐行渐远。

05

“仪器出现重大故障,技术人员请迅速撤离。”

电报是北平传来的。

 

程锦云在北平不慎暴露了身份,明台的假投共党的秘密也被揭开了。

“蛇毒已侵入肌理,医生亦无良策。”

“彻底清除”

“捕蛇人上路”

坐在军统刑讯室里的明楼,望着眼前的人,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06

“大哥,等等我。”阿诚边跑边穿着风衣。

“都说了多少次啦,回国以后在外人面前要叫我先生。”明楼嘴上说着训斥的话,脚下却放慢了步伐。

“是,是,明~先~生~”阿诚偷偷地笑,眼睛里满是揶揄。

“阿诚先生,阿诚先生!”

耳边是模模糊糊的人声。

眼前是模模糊糊的白光。

窗户里渗漏进一点点朝阳。

“先生,等等我。”


祝十三论文顺利!
评论 ( 43 )
热度 ( 17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