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楼诚深夜60分】柳暗花明 又名:毒蛇的祝福(这篇带杜旅长出来玩玩)【上不上车?】~

【关键词】钢笔 @楼诚深夜60分 

 阿诚是被一阵剧烈的争吵闹醒的。 睁开双眼,他看到了模糊的白。 耳边的声音更加清晰了些,那是谁,在用难听的粗话骂人。 

“混蛋明楼,我日你大爷的,你知不知道老子现在给你这玩儿香水小子输血都他妈快变成干巴菜了?你他妈还好意思让老子帮你照顾他?那你他妈是干什么吃的?” 

低沉的嗓音和粗俗的脏话意外地相配,明诚转头望了望,看到的是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副黑色的墨镜。 墨镜的黑在脸色苍白的衬托下变得更加显眼,原本威风凛凛的将军,此刻却像一只愤怒的熊猫,继续喋喋不休地朝对面带金丝眼镜的男人发着脾气。 “你说你他妈这是怎么弄的?宁海雨跟老子说让老子想法子把你弄走,你他妈还不赶紧夹着尾巴回巴黎,又他妈跑回上海干什么?”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杜见峰终于成功惹怒了明楼,金丝眼镜后透出的目光带着愤怒的冷意,明楼抬眼望了望熊猫杜旅长,一字一句地说:“我们是被出卖了,你也记住,这个党,这个国,也随时有可能让你永远对她失望。” “那个…大哥…”阿诚喊一句眼前奇迹般失而复得的明楼,刚一开口,就被自己虚弱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只记得,自己得到了代号为捕蛇者的同志传来的消息,清除明楼成功。 而他在那之后打理好了家里的一切,将明楼的军装和勋章全部烧掉,而后在家里选择割腕自杀。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眼前的熊猫救活的,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从军统监狱逃出来的。 但这都不要紧,他们都还活着,这已经是上天给他们的,最好的礼物。 “人已经醒了,老子欠姓宁的跟你的人情已经还清了,老子走了。” 熊猫嚣张地锤了一下明楼的肩膀,转身对这病床上的阿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行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记着报答老子我的救命之恩啊。” 杜见峰出了门,随手摘下墨镜递给等候多时的副官。“走,给老子找一家最近的酒楼,老子得他妈赶紧吃顿肉补补…” 明楼坐在阿诚床边,手指摩挲着阿诚手腕上的纱布。 “傻孩子,你怎么就…” 阿诚摇了摇头,用另一只手抚上了明楼的额头,修长的手指印失血过多而显得格外苍白无力,略显冰凉的温度停在明楼的眉间。 明楼握住这只冰冷的手,俯下身在阿诚的唇间落下一个吻。 还好,我也没有失去你。 “明楼,你们的机票我放在你公文包里了啊,你别忘了……”杜见峰大大咧咧地推门走进了病房,眼前的场景让他把舌头连着后半句话一起咽进了肚子。 阿诚苍白的脸上浮起一点点血色般的红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随后耳边传来的只有一声剧烈的摔门响,和杜见峰气急败坏的哀嚎:“明楼老子日你大爷!那个谁,老子的墨镜呢?!快点拿来!” 从登机到落地,阿诚一直睡着。偶尔被明楼叫起,递给他一些精致美味的小点心,亦或是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小物件。 总是习惯照顾明楼的他第一次享受到明楼如此无微不至的体贴。 呵护着他的天使和他一起回到了在法国时家里的别墅,豪华恢弘的巴洛克建筑群里的一座简约的白色小院落,和上海的明公馆有几分类似。 吃过晚饭,明楼递给阿诚一只包装精美的礼盒。 明楼似乎终于卸下了身上的重担,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打开看看吧。”他一直微笑着。 解开层层缠绕着的丝绸缎带,明诚揭开了烫着花体金字的纸盒。 盒子并不大,里面躺着一支黑色的钢笔。低调的颜色和简单的外观,看起来似乎只是寻常的书写工具,可笔帽上那一点点小小的标记却将它的身价显露无疑。 “大哥…这太贵重了…” “医生说你右手伤到了筋脉,不好好恢复的话,以后可能会落下残疾。” “那您给我找一只普通的笔就行了…这笔真的太贵重了…” “好的钢笔能用很多年,从今天起就让它开始跟着你吧,你得习惯起来。” “好的,大哥。” —分———割———线——————————纯洁的宝宝看到这里就可以了,发给你们的糖拿拿好,不哭不哭了。 @WindInTheWillows ,来宝贝答应给你的糖,拿拿好哈~

 @拾叁公子  @峄阳雨清 来吃肉的干活!(想赶截止结果没赶上,后面的肉炖的比较仓促,改天回回锅。)

 小火车走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4643-1-1.html

评论 ( 21 )
热度 ( 14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