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楼诚深夜60分】下午三点的恋人

写得真好!

安筠知雪:

关键词昼颜,不明白什么意思的我再一次问了百度,于是……强行解题……这一次必须大写一个字,第一次挑战第一人称,没错,与楼诚无关的第三人第一人称。我真的不会了……    这是AU


BUG和OOC都是我的锅!


这次的题目太过正经了,我哭唧唧,全程没有人走错任何一步,真的。以及我就是个逗比……我今天真的是很严肃的写这个的,信我!


以下都是胡扯!


 @楼诚深夜60分 




=========================


今天的天气阴沉的有些过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到傍晚就一定会下雨。我抬头看了看挂钟,马上就要到三点钟了。如此糟糕的天气,不知道那一对会不会像往常一样的如期而至呢?


刚开始注意那一对客人是一个意外,因为这一对客人的位置往往是我们店里面最不显眼的位置。我一开始感到的是好奇,因为如此吸引人目光的两个男人怎么想都应该被同事们安排到窗口的位置,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我相信必定可以成为我们店里吸引顾客的活招牌。


我工作的地方是一个咖啡店,老板是个十分有格调的人,从我们店里的装修就能看得出来,而且最让我觉得舒心的就是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们,我无法评价其他的,只能说我们在一起真的特别合拍。


有可能是我们店里的气氛,也有可能是老板的刻意装修,让我们的这家店也有了和其他的咖啡店与众不同的气质。我更加相信,给了我们这一份气质的就是我们的客人。


那一天当我注意到那一对客人的时候,他们在咖啡店里侧的拐角中,下午三点左右的阳光正是充足,我相信没有人会去拒绝美景和夕阳的吸引,偏偏他们除外。


两个男人的长相已经足以引人注目,又是一身社会精英的装扮,尤其是年龄大一些的那一位,他身上的那件外套我只在杂志中见到过,上面的价格已经可想而知。


我猜想着,他们是不是来这边讨论工作?这在咖啡店里并不少见。我十分好奇的从同事的手中接过了他们点的单。


一份意式拿铁,一份洋甘菊花草茶,啊,居然还有一小块樱桃乳酪。这不禁让我觉得这两个男人有些可爱,我也更加的好奇谁点了拿铁,谁点了那块乳酪蛋糕。喜欢甜食的男人,这个组合让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在我心里那些喜欢甜食的男人大多都是温暖的。


我借着去给他们端咖啡的功夫,向着那对客人的桌子走过去。年长的那个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眉眼间都散发着放松与柔和,看着对方的表情是温柔又专注的。好吧,他们不需要下午三点钟的阳光,那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就能比午后的阳光更加的耀眼。


对面那个年轻一些的微微的低垂着自己的眼眸,嘴唇却弯成了一个柔软的弧度,那表情就像是自己那个面对心爱的女孩情窦初开的弟弟。我不禁带了一份探究的心情,他们是什么关系?恋人?朋友?


我端着他们的食物走过去,“洋甘菊花草茶是哪位的?”我问道。那位年轻的男士伸出手掌对着那位年长的示意了一下“他的。”他笑起来真的是太好看了,就像是一块被人小心握在掌心里的温润的玉,带着人类的体温,透漏着一份圆润饱满的温情。


我把那个透明的小茶壶放在了年长男人的手边。放下那壶茶的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那男人的左手上居然戴着戒指。简朴又大气,却足以让我注意到。台子上的灯直射在男人的手上,那枚戒指就像是展示品一样,闪耀着它冰冷的金属光芒,那足以刺痛了我的双眼。


那个年轻的男人又对着我微笑了一下“剩下咖啡和蛋糕都是我的。”依旧是那个温润的笑脸,我却突然希望他们仅仅是朋友关系,用我从来没有过的如此迫切地去希望着。


然而那个年长的男人的举动打破了我最后的一丝幻想,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握住了对面男人的右手。他的手掌确实宽大,把那个年轻一些的男人的手完全的包裹在了自己的手掌中。那里面透露的情绪与引申意味已经不需要我去多想些什么。


那个年轻人一定会感觉得到他左手上的那枚戒指吧?不知道他有没有负罪感,不知道他有没有面对那枚戒指的烧灼感。那一对客人,让我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反感,并不是因为他们那份同性之情,仅仅来自于那枚戒指。我知道那可能代表着一个一无所知的人。


“大哥,吃东西吧,别闹。”我端好托盘,转过身去,假装自己没有听到这其中那份纵容,也假装着自己没有被那句大哥所震撼。就在那一天,我感觉到了自己心中某一部分碎裂成了残渣,一遍又一遍刺痛着我,鞭挞着我的内心。


喜欢甜食的男人真的都是温暖的吗?


我没法去评价什么,我仅仅是咖啡店的店员,他们如何,他们关系是什么,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身边还有什么人,对我而言都是未解之谜,然而我无比清醒的明白,这一切与我根本就毫无关系。是的,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


从那之后我都会有意无意的去留意来到店里的客人,他们总会选择在下午三点钟左右来到店里,点的东西也是大致相似。年轻男人的甜点却一直都在改变,我发现他从来不太喜欢带着点苦味的抹茶蛋糕。


我留意着那个年长男人的手指,那枚戒指他始终没有摘下来过,我不相信那位年轻的男人没有发现,我不经意的察觉到他们时,他们的双手总是握在一起的。


我对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带着点理所应当的冷漠与距离感。这其中还包括着一种复杂的包裹着轻视的厌恶,带着点异常偏执的好奇,当然还有一份让我自己都带着点唾弃的窥视了他人隐私的兴奋感。


这种心情于我而言变成一种奇异的折磨,掺杂着怪异的渴望,它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我道德的底线,一遍又一遍的让我有了一份道德之上的优越感,这让我觉得自己有一些病态。我想着他们的结局,或许我将看到的就是有一天,他们再也不会来这家咖啡店了。


下午三点钟的恋人,带着异常的禁断关系的男人,他们之间的故事对我而言充满了未知的张力。


 


外面那阴沉沉的天气终于出现了缺口,雨就这样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不一会就演变成一场瓢泼大雨。我和同事们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伞套,挂在了店门口。


路上本来就稀稀拉拉的行人一扫下午的困倦,急匆匆的赶往着他们的目的地。我不禁想着,这种天气他们或许真的不会来了。


然而出乎预料的,我见到了他们。


年轻的男人被年长一些的那个抱在怀里,身上的西装已经湿透了。他伸出手推开了店门。我看着他们的样子,大概是一路跑过来的。


我下意识的抬头,三点十分。哦,下午三点的恋人。


我猜想着,可能是他们工作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因为我们的咖啡店选址就在一片写字楼之间,这似乎并不需要去费脑筋去思考。


我把他们引导到了里侧的位置上,旁边有一颗一人高的巴西木,我猜想着他们或许会喜欢那个位子。我取了两份店里的一次性毛巾给他们送了过去。


年轻的男人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西装,白色的衬衫湿淋淋的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了身形清晰又直白。他有一副好身材,我一定要承认这一点。


他从我手中接过了两份毛巾,非常自然的带着一些介于恭敬与亲密之间的状态,把其中一份递给了那位年长的。我看见那位年长的男人脸上居然带着点嗔怪之意“阿诚,快先把自己擦干净些。”哦,那个年轻人叫做阿诚。


阿诚对着我笑,虽然带着些湿淋淋的狼狈,却依然如我见他的第一面,温润的像是一杯正好入口的温水。“今天要两壶茶,一份洋甘菊,一份大吉岭,还有巧克力慕斯。”我看着他抽下了自己的领带,用着那份毛巾擦拭着自己。


我回到了柜台,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小下来的意思,远处已经黑压压的一片,看来今天这场雨不下透是不会停下来了。


不到五分钟,那个叫做阿诚的男人就把两份毛巾亲自送到了柜台。他的头发不同于往日的整齐,带着一份凌乱,但是这在他身上似乎并无不妥。让我有些惊讶的是那两团毛巾居然就是这么团着送来的。


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像是这种精致的男人,在我的印象中不会如此随意,大概都会把用过的东西叠好。他的领口散开了些,我几乎看得到他的锁骨,然而仅仅是几乎。他对着我道了谢,我看着他有点焦急的走回去。我顺着他走回去的方向望过去,发现年长的那位男人按着额头。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源头,他的大哥在头痛。


我看了看身边的同事,已经端着他们点的食物送过去了。我开始着手清理了一下那两份毛巾,展开一张毛巾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那里面居然缠着东西,我小心翼翼的把那张毛巾铺在了柜台上。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没有任何花样的链子,但是我知道这条项链的价格不会便宜。我展开了毛巾剩下的部分,却发现那条项链居然穿插在一枚戒指中间。


这惊奇的发现瞬间击中了我的内心,我观察他们已经很长时间了,对于那男人手指上的那枚戒指再熟悉不过了,这种形状,这种款式,分明就是一模一样的一对男戒。


我拉起了项链的两端,毫无意外的发现项链已经断了。我把戒指放在掌心,小心的观察着,在内侧找到了一串字母“MingLou”。哦,一定是那个年长男人的名字。


我就像是解开了一道千年谜题一样的兴奋,根本就没有我臆想之中的无知无觉的可怜的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属于对方的。轻蔑与不屑一瞬间土崩瓦解,那份理所当然的冷漠也瞬间崩塌。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阵的轻松,就像是拆掉了一面遮光的墙,阳光终于照射到了我心里那片阴暗的角落,剩下的就是一份过于强烈的激动。


太好了,我对自己说。阿诚的那张笑脸还是清润透彻的,那位大哥也还是稳重可靠的。他们在一起了,我从没想过会为他们如此的高兴。


我把那条断掉的项链和那枚戒指握在掌心,走出了柜台,向着他们走过去,三点半的钟声只有一声,老式的挂钟发出了沉闷悠远的声音。


我看见阿诚带着礼貌的微笑看着我,我知道他在疑惑。我抑制不住自己的那份高兴,脸上的表情一定带着莫名其妙的微笑。我想着,没关系,我为了你们而高兴。


我对着阿诚伸出了手掌,那枚戒指静悄悄的躺在我的掌中,它的中间还贯穿着那条断掉的项链。台面上的灯依旧明亮,那枚戒指的光泽居然带着一份奇异的温暖,那美好的光泽能穿透我的内心。


我看着年长男人之间的那枚同款戒指,他始终都没摘下来。我暗自希望着,最好这辈子也别摘下来。


阿诚从我手中拿过了那枚戒指,低声道了一句抱歉。发现项链已经断掉后,就抽掉了那条项链,非常自然的把戒指串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那瞬间我觉得自己见证了一场婚礼,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要落泪。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笑脸一定非常的夸张“明楼先生,阿诚先生,祝你们幸福。”那位年长男人似乎没有任何尴尬,却不再是那种疏离礼貌的微笑。


他对着我点点头,眉眼微微的弯着,眼角细微的皱纹都带着岁月温暖的痕迹,那笑意真的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传递给我的是一阵让内心发痒的温柔。他说“谢谢。”阿诚也跟着笑了,看上去没有羞涩,有的仅仅是坦然。


我想自己一定是哭了,阿诚对着我递出了一张纸巾。我还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店员啊。


门又被什么人推开了,我回过头去,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步履沉稳的向着我们走过来“大哥,阿诚哥,你们怎么把人家弄哭了?哎,阿诚哥,你终于舍得把戒指戴在手上了?”那个青年声音带着一丝兴奋“大姐一定高兴坏了,你就不要摘下来了。”


他对着我点点头,然后对着那两个人说“大姐让我接你们回家,这鬼天气你还把车子让给了大姐。”


他们一定是已经经过了家里人允许了吧?


我目送着他们三个离开我们的咖啡店,外面依旧是瓢泼的大雨。


下午三点的恋人啊,他们牵着手,他们也永远不会松开他们的手。


——END——

评论
热度 ( 115 )
  1. 对方正在输入安筠知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aplex安筠知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的存文LO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