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楼诚深夜60分】【楼诚】深夜厨房

【关键词】:不将就       国际惯例此处 @楼诚深夜60分  和 @拾叁公子  @峄阳雨清 

或许人是没有极限的。

在伏龙芝参加冬季的越野训练,熬过了生理极限之后,反而会觉得步伐越来越轻松。寒冷的空气把呼吸出的水汽在睫毛上凝结成细小的冰凌,在眼前交织成一扇白绒绒的网。

阿诚揉了揉疲倦的眼睛,从书桌上重新支起了身子,活动了一下被压得发麻的手腕,继续拧开钢笔的盖子,写着永远也批不完的公文。上海的冬天很少下雪,而这一年却格外的冷,原本挺拔秀美的山河此刻畏缩在一片肃杀之中,佝偻着身子,再也挡不住极北之地吹来的冷风,以及,侵略者的铁蹄。

放置在台灯旁的白瓷茶杯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投出一片静默的影子,里面盛放的茶水像是性寒味苦的中药,早已由清澈的琥珀色变成浓郁的深棕。

明诚皱了皱眉,却终是抵不住喉咙的干渴,端起了这杯早就凉透的苦茶。

凑合一下吧,幸亏不是给大哥喝。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让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做了大哥近10年的“管家”,他早已对如何打理明楼的起居和工作谙熟于心:早餐如果吃三明治,务必要切掉面包干硬的边,新烤出来的也不例外;培根煎得刚刚卷曲为好,大哥不喜欢吃煎得太过的,而且至少要有两片以上,鸡蛋煎到半熟,蛋黄尚可以微微流淌最佳;不要夹生菜和酸黄瓜片,但是偶尔抹上一点花生酱和黄油是很受欢迎的;咖啡要加双倍的奶和糖。

对于糖分摄入,明楼有着自己的说法,最常用的一种就是:“我需要用糖份来保持我的脑子还能转的动。”然而当阿诚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放下手头的工作跑去成衣铺为明楼长官定做新的衬衫和更大尺寸裤腰的西裤时,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第一次准备明目张胆地忤逆明楼的意思。

当一盘只放了盐水煮蔬菜和半碗颗颗分明的金色玉米被端到明楼面前时,他很是震惊地看着坐在餐桌另一旁吃着小笼包和馄饨的阿诚。他控制着情绪,竭力保持着身为长兄的矜持和宽容。

“阿诚,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您需要健康的食谱……来……保持您的身体正常运转。”阿诚想了想,最终还是换了更加委婉的措辞,“大姐也说您偶尔需要换换口味……”

明楼痛苦地撑住了额头,一天之中他最喜欢的便是上班前这难得轻松地和家人一起享受食物的快乐。然而这小小的快乐,也被无情地剥夺了。他没说什么,板着脸吃下了索然无味的食物后又皱着眉喝下了苦涩的咖啡——没有任何奶和糖。

桌上的时钟已经指到了1点的位置,明诚按习惯把文件和计划书分类叠放整齐,便端着杯子走向了厨房。他所有的习惯都或多或少受了明楼的影响,比如文件分类的习惯,再比如喝完茶立刻洗杯子的习惯,对整洁的执着主要来自于明楼的洁癖。

他小时候常听明楼教训明台:“凑合着能做好什么事?”所以他总是小心翼翼,加倍地努力,他不想……也不能让明楼失望。所以即使十分疲倦,他还是坚持着走下了楼梯,打算把杯子洗干净再睡。

出乎意料,厨房的灯居然亮着,这个时间阿香应该早就睡了。带着一点探寻,阿诚推开了虚掩的门。站在灶前的明楼手里拿着一双筷子,正在调弄着锅里煮着的食物。腾起的蒸汽让他在这种寒冷的冬夜里看起来特别温暖真实。听到声响,他歪过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阿诚,随即用没拿筷子的手轻轻点了两下,压低了声音说:“来。”

阿诚探过头望向滚开的锅里,根根分明的面条上漂浮着絮状的鸡蛋,还有早已煮的软塌塌的油菜。

阿诚顺过明楼手里的筷子,挑了挑锅里的面条,终于还是不忍,拉开了柜子取出了一盒法国原产的牛腩罐头。

“大哥,您将就着吃吧……”

对于阿诚来说格外失败的牛肉面却得到了明楼的大加赞赏。

他一边吹着烫嘴的面条,一边满足得连声说:“不将就……一点也不将就……”




写在后面:最近一直在肝毕设,许久没码字,这次也只是短小的一发,感谢没有放弃我的小天使……

最近圈子里的事情我没发声,但是也看在眼里了。

我们都需要一点美好的东西来平复一下不太美好的心情。

所以来碗牛肉面怎么样?

评论 ( 11 )
热度 ( 20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