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过去式【明楼X汪曼春】

第一人称预警

       我拧亮了台灯,像往常一样在书桌上摊开76号的调查报告,执着钢笔,默默地看着。一边拧着眉看着手下的蠢货前言不搭后语的进度汇报,一边盘算着明天晨跑前是否要少穿一件衣服,毕竟,春天已经过了大半,气温霸道地宣称着自己的主权。夏初,日本人移植来的樱花即使再美丽再不舍,也终究到了,凋零的季节。

      你的电话就在此时打来了,用的是我不熟悉的号码。曾经倒背如流的数字在你离开之后无数次无端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明白,就算再怎么呼叫,这串数字背后的那个冰冷的女人的声音,也只会带给我无数的羞辱和难堪。

“喂。”你只说了这个一个字,空气中便好像出现了一双无形却有力的双手,攫住了我的喉咙。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熟悉的声音穿过我的耳膜,在我的脑海里盘桓不去,可一次又一次将相似的声音认作是你的事实让我不得不加倍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我怕我在下一秒,就会因为失控而说出无法挽回的话。

“连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了?真是无情啊。”你半带调侃,说话的末尾却藏了只有我和你才能读懂的,那点点凄凉和无奈。

   “找我有事?”我尽力克制着声音,很害怕暴露出曾经向你撒娇时有意无意带着的哭腔。或许是察觉到了我刻意的冷漠与疏离,我听见你在电话那头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和接下来,明显到几近刻意的苦笑。

    “你最近还好吗?”你顿了顿,就像从前我们在一起时那样继续说道“心痛的毛病,好些了吗?”

       我的眼眶涩得发痛,可我并不想向你表现出任何情绪,我拼了命地维持着冷冷的嗓音,接近窒息的感觉让我感到有些崩溃,“我……身体很好,最近经叔父的举荐,进入了新政府工作。”

“是吗,这很好,祝一切顺利。”你依旧是那么的……温柔而有教养,但只有我明白,你的教养不过是你拒绝别人时最好的武器。是了,家教,可不正是我们之间不可逾越的天堑么。

“谢谢。”电话那头,你轻轻地道了别,电话挂断的声音宣示着我们之间不可触碰的过去。三年了,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打来电话。

我曾无数次想办法搞到你的电话号码,而电话的那一头永远是遥遥无期的盲音。最后一次,我流着泪拨通了明公馆的电话,那个女人带着十足的自信告诉我,你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我低三下四地哭泣,她丝毫不为所动,那句话至今烙在我的心间“明楼走的那一刻开始,你和他,不再有任何关系。”

那一刻,我擦掉了眼泪,暗暗地发下了只有我知晓的誓言。

你杳无音讯三年,我以为在你的心里,我早就死了。

木然地挂上了电话,我的心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不想承认自己对你还有什么所谓的感情,也不想在回忆起那段对我来说太过残酷的过去。

不由自主地,我把下巴枕在电话有着繁复雕花的把手上,闭上眼,略带余温的金属质感像极了曾经你给我的,轻柔的拥抱。

我发现我再也没法集中精神做任何事情,于是我所幸推开所有的报告和文书,拉开酒柜,拿出从法租界洋行里买来的最好的红酒。没有顾忌所谓的淑女礼仪和美感,我拔开橡木的瓶塞,径直把酒灌进了喉咙。葡萄酿造的紧实而酸涩的酒液划过喉咙,在胃里点燃一簇小小的火苗,我有些恍惚,拎着酒瓶晃晃悠悠地走出了汪家公馆大门。

天色已经很晚了,可对于上海这座不夜城来说,精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我坐在街边的石阶上,从衣兜里掏出许久没有抽过的香烟。

打火机窜出微弱的火苗,慢慢把香烟的前端点燃。

我顾不得优雅,迫切的深吸了一口。烟草的味道合着酒精冲进我的脑子,把我为数不多的理智卷得烟消云散。

带着无尽的恍惚,我一个人坐在微凉的夜色之中,耳畔传来的,是舞厅里连绵不绝的缱绻温柔的曲子。

春末夏初的风一点也不凉,可晚风吹到我的身上,却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寒意。

曾经多少次,你曾告诉我,想要和我一起站在夜晚的苏州老宅的廊下吹风。你说我的长发很美,像是承载着银河的夜幕。

路过的小混混对我吹着口哨,想要走上前来搭讪。我一记白眼甩了过去,对方却仿佛被激怒一般,摩拳擦掌地想要来教训我。

还记得我们去黄浦江边约会,也有这样一群小流氓想要占我便宜,你以清瘦的身形,帮我解决了一切麻烦。

小混混越走越近,他用指甲里渍满了黑黑泥的手拍上了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对他笑了笑,下一秒,就抽出了腰间的手枪要了他的性命。

他的血和脑浆溅脏了我的衣服,临死前,他保持着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了,谁能想到,堂堂七十六号的情报处处长,会在大半夜溜出家门坐在路边抽烟呢。

这样的笑话,即使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或许是被这个想法逗乐了,也或许是潜伏在我身体里的酒精起了作用,我仰起头,难以抑制的大笑了起来。

天空的星星是那么美,那么闪亮。

我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准备回家。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牵着孩子走过我的身边,她的眼中饱含着无尽的爱与深情。

“妈妈,那个漂亮的姐姐,她为什么哭了?”

                                                                   Fine


后记:宿醉醒来,我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不置可否。

伸手拉开抽屉,拿出了那把你曾送给我的剪刀。

承载着星空的夜幕轰然倒塌,镜中短发利落而干练的女人对我微笑着。

早上好,亲爱的,汪曼春小姐。

                                                                        —sinlire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