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不唱国歌就做不下去设计的大四狗

瑞破的一天【ONE DAY OF REAPER】

此处 @CytaCelest 

嗯……你好,我就是reaper,正如你所见,我这会儿正坐在伊利奥斯的天台上看海,喝完这杯威士忌,我就要跳海了。

不,别叫我加比,你又不是杰西·麦克雷,你这么叫我很容易让我把你从这轰下去,至少在我死之前,还有个守望先锋的特工垫背,这么想想也挺好的。

什么他妈叫不要想不开,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换你你还有脸继续活着打架么?哦,对,我忘了你是个瞎子,就算开了战术目镜你也毛都看不见,好吧,那我就详细点给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起来还是昨天在66号公路,杰西那小子的老家,在重生室里备战的时候那小子就开始跃跃欲试得跳来跳去了。

“嘿加比,让我看看你的屁股。”那小子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流氓调调,一边装弹一边蹦到我身边,嘴里还是像往常一样,吊儿郎当地叼着根破雪茄。

妈的,死吧。我心里想着。

嘴上却说:“你还是想想待会儿的战斗吧”

他无趣得撇了撇嘴,甩出一组帅气的六连发,击碎了我身后的一个花瓶。“加比真没意思,打架还穿个长斗篷,你是怕我看见你的屁股会分心么?”

屁股屁股,就知道屁股,这小子早晚再被我扔进少管所,即使他已经不再是那个16岁被我握在手里逼哭的少年了。

我没说话,手里的地狱火指上了他的脖子,在颈动脉处用力顶了一下,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印子,就像我平常经常做的那样。

“混蛋小子,待会儿没我消灭的多你就等着明天早上趴在床上哼哼吧。”

我的声音大了一点,门口正在给法拉检查飞行仪器的安洁拉瞥了一记眼刀过来,那目光里分明写着:【别再让老娘去治疗你下不来床的笨蛋徒弟!】

牛仔也感受到了她威胁的目光,咬着雪茄眯起一边眼睛用左手的机械臂碰了碰帽檐,算是行了个礼,“美丽纯洁无私大方的医生,祝您战斗顺利~”

我没有出声,指挥系统的语音已经开始了站前提醒:30秒后准备进攻。

牛仔也停止了左顾右盼,开始最后一次认真的检查自己的宝贝维和者。

5,4,3,2,1,准备进攻。

只有杰西和我这两个短腿慢跑者站在了门口的后排位置,没错,跑在前面被超过的滋味实在太难过了。

所以也只有我知道,最后这五秒发生了什么。

牛仔一个战术翻滚跃到了我的身边,我正准备一个传送赶路,只觉得面具上传来了一点点温热的触感。对于这幅习惯了冰冷的身体,这温度有点反常。

那是一个带着烟草味道的吻。

“那就比比看吧,待会儿谁消灭的多。”

牛仔耍了耍枪,跑出了刚刚解锁的重生室大门。

 

是的,就像你知道的那样,这是他的老家,在我迷路了3次以后,这小子最终还是以一个人头的微弱优势赢了我。

什么?你说他是故意不想让我输的太难看?得了吧兄弟,你不看看他这场打的有多猛!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咳咳咳,我都说了我不是麦克雷吹!那小子只是我的徒弟!

哎,因为输了比赛,我只能无条件的答应了他一个要求,原本以为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和师父一起去侦察”或者“要吃师父做的红酒牛排”这样简单的要求,妈的谁能想到……谁能想到……

对,你听说的没错,他给我弄了件粉色的裙子,诺,这儿,这儿,还绣了精细的小花。

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他从哪弄来的。

昨天打完架我们就去酒吧了,虽然我输了比赛但好歹我们赢了战斗嘛,对,就是那家,玻璃渣酒吧。

他走进酒吧,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正在喝酒的老板。

我只听到了他跟酒吧老板隐隐约约说了几句:“爸爸,来一套……”

这个有事儿没事儿逼着别人叫爸爸的臭小子居然也会狗腿的喊别人爸爸。

“上次岛田家那个弟弟不是在你这花了2000就买了那个兔子套装回去骗他哥了么?!为什么没有……!”

“行吧,一天就一天吧,有总比没有强,什么?!这么贵……我买,我买还不行么!”

他结束了对话,拿着一杯朗姆和一个小小的补给箱向我走来。

“拿着,打开它。”牛仔对着我不怀好意的挤了挤眼睛。

我有些防备,并没有接他手里的箱子。

他强行把箱子塞到我的手里,再次对我眨了眨眼,说道:“这就是胜利奖品的要求,打开它。”

 

后来的后来你就知道了,好了,威士忌喝完了,我要跳海了,别拦着我,让我死吧。

 

 

“其实你穿粉色的小裙子还蛮好看的……加比……”牛仔已经笑得快说不出话了。

都死吧。我从裙底掏出了贴着hello kitty贴纸的霰弹枪。

“杰西·麦克雷,你今天晚上别想好过!不让你哭着叫爸爸老子不是人!”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SSS | Powered by LOFTER